就迅速组织居住在最外层的原住民海盗们撤退

彗星不由一呆,这个小兵简直疯了,爬到那上面去,如果一旦交火,这个位置简直就是给海盗的重机枪火力点靶子啊!就算是她这个战场菜鸟也懂这个道理,到时候人家重机枪子弹扫过来的时候,想跑都没得跑,那里距离地面可是有六七米高。
 
    看见彗星狐疑的脸色,小兵曾经水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再次打着手势让她爬上去,见不再坚持的彗星开始沿着塔楼的木头往上爬,曾经水微微咧嘴一笑,将手中的长枪往背上一背,把着底座往上爬。
 
    对于山匪和海盗来说,爬高都不是什么难事,或者应该说是如同家常便饭,一男一女几乎没用到五秒,就已经翻进了塔楼。
 
    塔楼里两名海盗都已经死得透透的了,曾经水翻进塔楼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两名海盗的尸体摞在厚实原木搭建的塔楼一角,低声对彗星交待道:“记住,只要开始交火,只要我没死,你就不准露头,躲在这里别动。”
 
    “可是。。。。。”彗星很想对这位超级自信的小兵说,不露头,人家重机枪手指头粗的子弹一旦扫过来,我也得跟着你一起完蛋。
 
    仿佛看懂了彗星的担忧,曾经水咧嘴一笑:“放心好了,这里很安全,7.92毫米口径的马克沁重机枪子弹就算能打穿塔楼厚三十公分的原木,也打不穿这两具尸体。更何况,有哥在,重机枪算个鸟?”
 
    彗星。。。。。。你这是哪里来的自信?是你们那个胖子长官给你的吗?
 
    彗星这么想倒也没想错,刘浪率领独立团在长城一役不仅仅是把第八师团揍得屁滚尿流获得了极为辉煌的胜利,更的,是给活下来的独立团官兵包括后来加入的新兵阐明了一个道理,如果拿着比日本人还强的装备,那日本人算个鸟?鸟毛都不算。
 
    自信,是的,就是自信。每一个独立团官兵都有种自信,自己,就是最强的战士。独立团,就是中国最强步兵团。
 
    自信和自负只有一字之差,但其意义是不一样的。
 
    就比如小兵曾经水虽然很自信,但绝不自负,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在乎的,塔楼里能做为遮挡物的东西,都被曾经水猫着腰勤勤恳恳的搬到自己的战位前充当工事。彗星很怀疑,如果不是自己存在,这位搞不好会把两具海盗尸体也得给铺他面前去当沙包。
 
    其实,不是如果,是一定是。
 
    曾经水遗憾的看了看给彗星当临时掩体的两具海盗尸体,心里很遗憾,为嘛这里不是一堆海盗呢?否则沙包一定很结实,不怕重机枪了。
 
    然后,忙完这一切的曾经水就拿着军刺将塔楼原木之间的缝隙一点点扩大,那小心谨慎的模样彗星都忍不住有些想捂脸。
 
    说让我不露头,敢情这位也不想露头啊!逐渐被挖大的缝隙不仅可以放下一支狙击枪,还可以透过缝隙看到对面海盗营地里的一切。
 
    海盗的老巢的位置是一个天然的海港,依着海岛上的一座小山而建,一边是大海,另一边是丛林,对面则是另一片海。
 
    除了面临大海的塔楼是用以防御来自海上的敌人,山上也设置的有岗哨,那里还有一挺重机枪,长期住着海盗十人,可以说,那也是海盗的主要防御阵地,躲在防御工事里的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几乎能覆盖来自三面的威胁。
 
    而山下的营地,因为这里本身就是亚热带气候,海盗们也让原住民建起了和他们一样的茅草屋。位于正中间最宽最大有三层楼高的那个茅草屋自然是那巴加的,位于第二层的一圈茅草屋是那巴加手下的,最外一层才是原住民海盗们居住的茅草屋。
 
    如果按照以前的计划,干掉最外围的海盗守卫之后,就迅速组织居住在最外层的原住民海盗们撤退,然后用两门迫击炮对位于第二层的海盗进行攻击将他们赶出来然后再由埋伏在各处的特种兵们自由猎杀,如果跑进丛林,则由呆在丛林里的原住民海盗负责对他们进行攻击。
 
    但是,透过今天运送食物原住民从自己族民哪儿反馈回来的信息,已经生起焦虑之心的海盗们对原住民开始防范,将他们从外围撤进了第二层,有二十多名海盗住进了第一层,二十多名海盗则和原住民都住在第二层,每天三班的巡逻则全由那巴加的手下负责,根本不让原住民海盗们插手。
 
    这种布置所发出的信,在山鹰看来,不仅是对原住民海盗的防范,其实,也是要对原住民下手的措施。只要那巴加再过几天还回不来,这帮已经越来越恐慌的海盗们就会对原住民下手,然后跑路离开这里。
 
    不要问山鹰为什么会这么想,换成是他,也不会留下和自己有仇被迫屈从的一帮人,尤其是还有可能遭遇到更加危险的敌人的时候。
 
    所以,鲁山东带着的一队8人,首先要解决山上的敌人和那挺藏在工事里的重机枪,而山鹰带着的十六人,则是要从两面潜伏渗透进去,干掉外围防守人员,再干掉第一层居住的海盗,最后再去干掉和原住民混在第二层的海盗,那也是最难的。
更了,求月票求订阅了)
 
    热带丛林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
 
    刚才还月光如水星光灿烂,能见度极高,转眼间就乌云密布刮起了风。
 
    “马上就要下大雨了,很大的雨。”彗星贴近趴在塔楼上透过缝隙仔细观察着海盗活动岗哨的曾经水以极低的声音提醒道。
 
    彗星的意思是,一旦下雨,黑夜将会变得更黑,这对于远在海盗营地一百米外的曾经水来说,完全失去了射击的意义,连敌人都看不到,还打什么?
 
    “嗯,知道了。”曾经水却是头也不回,继续透过瞄准镜搜索着自己的敌人,他已经找到了四名明哨和两名暗哨。
 
    仿佛即将来临的大雨对他毫无影响。
 
    彗星当然不知道,骤然变坏的天气和即将来临的大雨让特种兵们有多么欣喜。中国有句俗话叫,月黑风高才是杀人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