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不知道眼前这个脸色很少发生变化的男人会

不过不是幸福晕的,是被两只蛆一样的小虫子给生生吓晕的。
 
    中枪中炮,不过是一死而已,但想着两条蛆一样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钻来钻去,那实在是比死还恐怖。
 
    看着彗星将两只从曾经水体内挖出来的小虫子用脚尖碾死,特种兵不由一阵头皮发麻,悄悄把裤脚和袖子全部扎紧。
 
    热带丛林里的小玩意儿比特娘的豺狼虎豹还可怕。
 
    这是特种兵们来到南洋后上的第二课,小兵曾经水不幸又当了一次示例。
 
 第714章 这也算是训练
 
    人肤蝇,透过叮咬将自己的卵产在生物体内,然后靠生物体温孵化成蛆,靠着生物的血肉生活,直到蛆体成熟,最终破体而出成为成虫。23S.COM更新最快
 
    很快清醒过来的曾经水有幸听到了彗星给特种兵们的介绍,然后第一个动作就是把自己全身严密防护,决定就算热死也不露一点儿肉给这里可怕的毒虫们了。
 
    特娘的那天把那帮该死的日本人丢这里折磨一下他们就好了,把脸都给蒙上的曾经水一边走一边愤愤然的想。
 
    这个,真的可以有。
 
    曾经水并不知道,数年以后石油悍然入侵东南亚的日军在热带丛林里的死伤,真是一个极为惊人的天文数字。
 
    原住民的居住地距离海盗占据的一个天然海港有十公里的距离,距离山鹰等人的登陆点却有二十多公里远,几乎是从狭长形海岛的东边走到了西边,在经历了一天的艰难跋涉后,几十人的队伍终于走到了原住民的聚集地。
 
    在这里,特种兵们终于获得了足够的补给。当听说山鹰等人是来帮助原住民剿灭海盗的军人的时候,原住民们拿出了最丰盛的食物来款待远道而来的救星。
 
    热带水果的甜分远比位于温带的中国的水果要高,特种兵们吃得很开心,但水果可饱不了肚子,精力旺盛的特种兵们更需要补充的是肉食。
 
    原住民们显然不吝啬,拿出了自己最好的食物。
 
    烤蟒蛇肉味道很不错,不过那玩意儿可遇不可求,路上宰的那条小蟒蛇根本不够数十人吃的。不过,没关系,被烤得黑乎乎的烤山鼠,饥肠辘辘的特种兵们也能闭着眼睛往下咽,这种特殊食物的训练在独立团他们可也没少经历过,曾经水就很清楚的记得那次他被安排搞潜伏训练,趴在山林的灌木丛里整整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唯一能骗肚子的只能是一低头就能吸到水的胶管里的清水。水袋现在已经成了独立团每个战士的标配,只是这次来南洋被要求不能携带。
 
    饿得两眼发蓝的曾经水恍惚间一口吞掉了一只从自己头顶上爬落的青虫,那种轻轻一咬,就爆满嘴奇异味道汁水的滋味儿,绝对能让神经稍微脆弱点儿的人做上一个月的噩梦。不过,就是那条青虫,也了足够他再坚持一个小时的蛋白质,最终通过了潜伏考核。
 
    有此经历的曾经水认为自己对食物选择方面已经完全无所畏惧,特娘的,活青虫都吃了,还有什么虫不敢吃?但是,原住民兴高采烈贡献上来的下一道美食让能站在粪坑里嚼馒头的特种兵们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了。
 
    烤蜘蛛,而且是烤狼蛛,已经初步学会分辨热带丛林毒物的特种兵们知道,硕大的热带从林狼蛛很毒,被咬一口是会要人命的。但当巨大的身子和八条腿被炙烤得黑乎乎地狼蛛就这样呈现在已经吃过山鼠肉的特种兵们面前当餐后甜点的时候,就连一向神色冷峻的山鹰都微不可察的抽动了一下面颊。
 
    女海盗彗星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伸手拿过一只像啃螃蟹一样开怀大嚼。
 
    吃,特种兵们在山鹰和鲁山东两位小队长的带领下同样“开怀大嚼”,嚼得嘎嘣嘎嘣响,犹如吃大闸蟹。虽然很多人并没尝过大闸蟹,但想来那个味道,应该比这个看着奇葩但却细嫩多汁比鸡肉还要可口几分的蜘蛛肉强不到哪儿去。
 
    如果说烤狼蛛这种只是外表恶心但其实味道还是不错的食物是对特种兵们是第一重考验,那甜点之后的汤才真是让特种兵们开了眼界。
 
    此物过后,天下绝对再无不可吃之食物。曾经水看着眼前汤盆里漂浮着的一只像老鼠却又长着翅膀一样的生物,感觉自己宁愿再饿上一天一夜。
 
    果蝙汤,据有些恶趣味的彗星介绍说这是一种专吃水果的蝙蝠,味道很棒,是部落里招待贵客时才会奉上的美食。
 
    味道是特娘的并不差,还有点儿鹌鹑的味道,但那个样子,还能再恶心点儿吗?怒睁着双眼像吃翔一样鼓动着腮帮子努力下咽蝙蝠肉的曾经水默默发誓要带美丽的彗星妹子到中国华北品尝一下卤煮,那个味儿才叫美,不过,对于外地人甚至外国人来说,那个并没有洗得“太干净”的大肠的“膈应”味儿也同样是很足的。
 
    补充了足够营养的特种兵们这一夜睡得很安稳,整个白天他们都在保养着自己的武器养精蓄锐,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才在彗星和选出来的十名原住民的海盗的带领下朝海盗们的据点进发。
 
    海盗据点里拥有海盗近100人,属于原住民海盗有四十人,忠于那巴加的海盗大概有六十人左右。而原住民海盗则在白天由向海盗运送食物的原住民们负责通知,在夜幕降临以后,凡是胳膊上没有系着红色毛巾的人,全部会被格杀勿论。
 
    负责攻击的特种兵们可没办法分辨谁是真海盗,谁是被迫当海盗的原住民,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击毙苏曼达岛上的海盗,这个岛上除了原住民以外,不能存在其他的武装,在未来许多年后,卡在马六甲咽喉位置的苏曼达岛或许会成为极为的一个地方。
 
    拥有着未来八十年记忆的刘浪一向比人看得更远。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由彗星带着五名海盗充当向导的山鹰小队已经抵达海盗据点的外围。
 
    距离他们潜伏位置的六十米外,是一个由原木搭建的高高塔楼,足足有六七米那么高。
 
    通过白天和原住民海盗的私下交流,知道海盗据点里的六十名那巴加属下虽然还没有乱,但已经极度焦躁不安。十几年来,海盗们一次劫掠从未有花过二十多天未回归老巢的情况,这次由首领亲自出马而且还携带着两挺机枪和上百杆冲锋枪,实力前所未有的强大,但却一去不返。
 
    这让海盗们焦躁的同时又只能耐心,老巢里的防护依旧还是和以前一样,并没有增加或者是减少。
 
    位于海盗老巢最外围插着火把的木头塔楼里站着两名海盗,主要是为防止有人偷袭,若是一人遇袭,那至少还能有一人能敲响塔楼正中悬挂着的铜铃提醒里面的人。
 
    不得不说,这样的安排很科学,几乎没人能无声无息的就同时击毙两个人,哪怕是独立团第一狙击手莫小猫在这里,恐怕也是无可奈何。
 
    寂静黑夜里突然响的枪声会惊动生物。
 
    彗星不知道眼前这个脸色很少发生变化的男人会用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两个人,只要被他们发出示警,海盗拥有的那两挺重机枪会让入侵者损失惨重。
 
    在潜伏了近六个小时后,山鹰拿出怀表,看着时针指向了凌晨2点,翕动着嘴唇发出了几声类似于虫鸣的轻叫,便轻轻取下背上背着的大弓,向前潜伏而去。
 
    那是山鹰独有的武器,这次来海岛也被他携带过来了,只是他的箭,比以前更恐怖了。
 
    这一点儿,彗星很清楚。在见血封喉树汁里浸泡过的箭头,只要插入猎物身上部位,哪怕就是蹭破一层皮,都会造成其心脏麻痹、血液凝固,最终窒息死亡。
 
    见血望
 
    山鹰从箭筒里抽出了两支箭,一支横咬在嘴中,一支搭在了弦上,侧耳听了一下周围轻微的沙沙脚步声,判断出麾下的同伴们已经开始按照原有的布置行动。
 
    塔楼外的树林已经被砍伐一空,方圆百米内没有任何树木的存在,那也是为了防止被人借助树林的掩护爬上塔楼进行偷袭。
 
    山鹰并没有躲在树后,反而是大踏步的在彗星惊讶至极的眼神中走出了树林的掩护站到了树林之外。
 
    看着那个身形挺拔开始张弓的男子的背影,彗星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中的枪瞄准着三十米外的两名端着枪在塔楼上来回巡视的海盗。
 
    中国人疯了,但做为盟友的她必须得保持足够的冷静,必须在海盗对他射击的前一刻就发动攻击,救他的命。
 
    是的,山鹰这个举动在彗星看来,就是发疯的举动。虽然茂密的丛林会遮挡他的视线,但也是一个极大的保护,万一没射中,至少茂密的丛林也能阻挡敌人的视线来保护自己。
 
    但是,山鹰竟然毫无征兆的走出树林,就在毫无遮掩的空地上从容地张弓搭箭。
 
    月光如水的夜里,山鹰的身形很清晰。
 
    彗星甚至敢肯定,海盗一定发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