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巴达唯也不催那个男人是这群人的首领如果彗

 冷静的将刀插回腰间的彗星神色不变,却把一帮特种兵们给震住了。
 
    她不是美少女,是海盗王。
 
    尤其是小兵曾经水,更是龇牙咧嘴,两眼冒光,好野性,好个性,我喜欢。
 
    好吧!你赢了。
 
    爱情,口味儿很重要。
 
 第721章 自信
 
    从窗户的缝隙中看到胳膊上缠着红巾的原住民海盗们排着队被检查,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屠戮发生,再看到熟悉的原住民女海盗首领挥起一刀斩的漫天血雨,巴达唯就算再蠢,也知道了一个事实。
 
    他们被卖了,被原住民们卖给了这帮比他们还要凶恶几分的家伙们。
 
    更让巴达唯心凉的不仅仅是原住民们的反叛,那巴加早就发现了苗头,只等这单抢劫搞完就要来收拾他们的。可眼前的这一幕散发出的一个信号却代表着巴达唯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
 
    是的,彗星为什么有那么大胆子反叛?为什么她都回来了,那巴加和几十名海盗没有回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巴加完蛋了,躲在黑暗中的巴达唯想到那个可怕的结果腿肚子都有点儿想转筋,那帮人是得有多强的实力才能一口将全副装备着德式冲锋枪的上百人吃掉?
 
    穷途末路的巴达唯现在也只敢这样眼巴巴的瞅着,却不敢有任何异动,因为他看到,位于木楼正前方三十米的重机枪已经掉转枪口,对准了木楼。显然,人家知道他藏在里面,只是现在并没有把他当成太大的威胁,不急着来追杀他而已。
 
    巴达唯敢肯定,只要他有所异动,那挺重机枪就会毫不犹豫的开火。和一挺射速高达600发每分的重机枪以及四周至少有十几杆冲锋枪相比,他手里的那把小左轮手枪,有个鸟用?
 
    投降也是不可能的,不是巴达唯不想投降,而是他看出来了,那帮凶神恶煞的家伙对原住民还算客气,没有打也没有骂,但是对自己的麾下,却是毫不留情的杀死。
 
    虽然不能活,但谁也不想就这么死去,脑袋拼命想着怎么逃出生天的悍盗死死盯着数十米外的彗星,眼里凶光一闪。
 
    现在只能那样拼死一搏了,巴达唯想起了房间里的那个原住民女人,只有拿原住民当成盾牌,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从床下找到已经吓得缩成一团的女人,用粗壮的手臂牢牢箍住女人的脖颈,再用枪顶住女人的头,巴达唯悍然踢开房门,推着女人走了出来,用马来语高喊:“彗星,如果不想让你的族民死,就让我离开这儿,否则,我就用她来当我的陪葬。”
 
    “那个傻鸟喊什么?”曾经水有些好笑的看着狗急跳墙的海盗头子用一个女人为人质走出来狂喊,诧异地问道。
 
    用个不认识的女人当人质,那货脑袋是被野猪撞了吗?
 
    “这个混蛋,竟然用女人当人质,那是那卡亚长老的孙女。”彗星怒睁着双眼充满了愤怒。
 
    “长老孙女啊!这么高贵的身份,怎么会出现在海盗屋里?换了是我,宁愿全族战死,也不会贡献自己的女人给敌人。”曾经水脸色再度惊诧。
 
    事实上,绝大部分中国人恐怕都是这么想的,贡献自己的亲人给敌人,只为求得苟安,那还不如战死好了。
 
    “你。。。。。”彗星回首怒瞪一眼,想怒喷这个猥琐小子,却不由又有些气结。
 
    是的,为了笼络那巴加这帮海盗,那卡亚长老牺牲了自己的孙女将她嫁给了巴达唯,那是整个原住民的耻辱。可是,谁又能怪那卡亚长老呢?大部分手持着大刀长矛弓箭的原住民不是拿着火器和机枪的海盗的对手,为了数千族民的安危,牺牲了尼亚的幸福。就连彗星,也准备为了族民随时牺牲自己。
 
    文化传承的不同,造成了不同的认知。
 
    但,刚才猥琐小兵的一席话,却让彗星隐隐有些认同,如果连族中的女人们都保不住,那男人们活着干什么呢?
 
    “你放开尼亚,我以我族祖神的名义起誓,放你离开。”彗星大踏步的走上前,站到了巴达唯五米之前,朗声说道。
 
    “哈哈,彗星,所谓的誓言都是狗屁,你觉得你随便起个誓就让我放人,当我傻吗?”巴达唯疯狂的大笑。
 
    山鹰也走了过来,听了彗星小声给他的翻译,并请求他不要伤害自己的那位可怜族民,为了原住民,少女已经付出很多,不应该再付出自己的生命了。
 
    虽然对华语不是很精通,但巴达唯也不催,那个男人是这群人的首领,如果彗星能说服那个男人,那他就已经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可以逃出生天,只要能让他进到丛林,那就可以活命了。除了他,可能谁也不知道,那巴加早就算到会被攻击的那一天,在营地左侧的丛林里早就安排了一条只有区区数人才知道的逃生之路。
 
    海盗团伙没了有什么关系?只要他还活着,就还能东山再起。
 
    更何况,还有那巴加留下的宝藏,知道那批宝藏藏处的四个人死了三个,只要他能活下来,那批整个海盗团积累了二十年的财富可就全是他的了。
 
    听完彗星的请求,看着女海盗略显脆弱的眼神,山鹰脸色不变,目光迥然的看向将自己严严实实藏在脸色苍白原住民少女身后的悍盗。
 
    看得巴达唯浑身汗毛一竖,他记得这双眸子,就是这双眸子的主人,六十米外差点儿没一箭把他射个对穿。
 
    现在,这个男人虽然没有拿弓,甚至双手空空什么都没拿,但巴达唯却有种直觉,如果他敢朝这个男人攻击,那自己一定会死得很惨。
 
    不是被前后左右的枪打死,而是眼前这个双手空空的男人,他有足够能力杀死手持手枪的自己。
 
    深深地看了悍盗一眼,山鹰转脸看向彗星,却是从容的笑笑,“好,告诉他,我放他走,进入丛林,立刻放人,否则我山鹰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从未见过山鹰微笑的彗星微微一愣,不是因为棱角分明的山鹰笑起来有多帅,而是,自信,极度的自信,他完全没有把那巴加座下第一悍盗放在眼里,哪怕是说放他,也犹如放掉一只蟑螂一样不屑一顾。
 
    彗星并没有发现,三十米外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猥琐小兵曾经水不见了,早在她大踏步的来解救她的族人的时候,小兵就溜了。
 
    得到了彗星的答案,虽然被山鹰威势所吓,但巴达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了。
 
    至于说彗星翻译过来的那个男人的威胁,巴达唯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的目的只是逃命,这个女人的死活他算是懒得管,只要到了足够安全的位置,放了她还是杀了她还不是由他说了算?
 
    那个男人再可怕,还能在黑夜里的丛林里追杀他不成?
 
    依旧躲在女人身后,一步步倒退到丛林边缘,巴达唯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只要再往后退十米,他就可以成功逃脱了,谁会知道十米外浓密的草丛中有一条暗道直通后面小山的山腹?等到涨潮,他就可以架着载着清水和食物的小船离开这个该死的海岛了。
 
    是的,暗道才是巴达唯的依仗,而不是丛林。
 
    “哈哈,
    巴达唯在心神大定时已经不由自主的放开了女人的脖子,现在的他只要往后再跑数米,甚至只是向后一跳,就能蹦入那条入口隐秘的暗道。
 
    现在,天空却亮如白昼,哪怕是有丛林的保护,他也将无所遁形。
 
    但这并不是让他觉得可怕的,哪怕是被人看到他跳入暗道,那又如何?设计那条暗道时,他们早就设想过会被敌人发现,只要跳入暗道后拉动机关,不仅暗道入口会被封死,暗道的位于砂土层的一百米也会在一分钟内全部坍塌,谁会知道暗道去往何方?
 
    让他满脸惊骇欲绝的,是他被拽住了脚,确切的说是被一根绳子。
 
    惊骇欲绝之后是满脸狰狞,他这是被人坑了,那就一起死吧!可惜,即将逃脱生天的喜悦不仅让他的手臂离开了女人的脖子,一直抵着女人脑袋的枪也不由自主地垂了下来,这样才方便他好向那些强大的敌人装逼,不跟对手装装逼,天生反派的心里就觉得不爽,这几乎是反派角色的共同点。
 
    手里刚刚垂下的枪都还没来得及抬起,绳索猛然收紧,一股巨力从脚踝处袭来。然后,刚才还意得志满幻想着逃脱生天还能拥有财富的巴达唯一个倒栽葱头下脚上被高高吊起。
 
    与此同时,一支黑色的大箭瞬间而至,正中他握枪的手腕。
 
    “啊~~~~”不知是突然被吊起的恐惧无助还是手腕的剧痛悍盗高声惨呼起来,紧握在手里的左轮手枪也掉落在了地上。
 
    “嘿嘿,小子,哥给你做的这个秋千咋样?爽不爽?”曾经水洋洋得意地从丛林里走出来,仰望着半空中无助扭动着身体的海盗笑嘻嘻地说道。
 
    对于从小就靠着套兔子套野猪套各种野物糊口的小山匪来说,做一个活套来套人,是再简单不过。